「拖鞋教授」的海洋梦:我们总被大陆思惟侷限,却忽略转身便是一

2020-06-11 349人围观

Text:林侑青| Photo:华联国际

花莲有位年逾花甲的苏教授,带领一群年轻人当海洋背包客,计画「DIY帆游世界」,还拍成一部纪录片《梦想海洋》;是好傻好天真,还是这本来就该是岛民的日常?台湾人的血液还流淌先民渡海冒险的精神吗?

「为什幺要问我们,为什幺亲近海洋?为什幺去划船?你问高山民族,为什幺爬树,为什幺要走山路,不是很奇怪吗?我们就生活在这个岛,走进海里很正常,为什幺会变成问题?」晒得黝黑的苏教授晃着满头银灰无奈地说。他是苏达贞,江湖人称「拖鞋教授」,发下豪语要从台湾划船环游世界的人。

「拖鞋教授」的海洋梦:我们总被大陆思惟侷限,却忽略转身便是一热情无限的染缸

一身拖鞋短裤,不拘小节的苏教授,颇有几分江湖任侠的味道,总爱自嘲是「知识贩卖者」,学生进教室会跟他们说「欢迎光临」。在夏威夷求学期间,他第一次学会潜水、航海,奠定他回台湾教书后以推动海洋休闲活动为职志的理想。

2009年,他从基隆海洋大学退休,号召一批学生划独木舟环岛,做为教书20年的「毕业典礼」。2010年,他捐出自己在花莲盐寮、从荒烟漫草中倾力打造的退休基地「追梦农场」,成立「苏帆海洋文化艺术基金会」。2013年,他带着七名加起来超过500岁的熟年族勇闯清水断崖。2014年,他登高一呼:我要仿效先民,DIY独木舟帆船,从台湾以跳岛方式划向沖绳,做为「帆游世界计画」首部曲!

英雄帖一发,16名来自各行各业,介于二、三十岁的有志青年,通过甄选选加入团队,有的单纯觉得很酷,有的想挑战自我极限,有的希望藉此突破人生瓶颈。团员阿亮是独木舟教练,因为想为后代留下传奇故事而加入,他被教授一句话打动:「明天要做的事你一辈子都不会去做,今天做的才是真正会做的事。」年过六十的教授就像个染缸,团队每个人多少也沾染了那股「没关係!做就对了!」的热情。

「拖鞋教授」的海洋梦:我们总被大陆思惟侷限,却忽略转身便是一自己的船自己钉

海洋背包客可买不起豪华游艇,自己做一艘才是王道!教授解释,「全世界对船都用she来代称,对水手而言,船就是心仪的女孩,我们在海上跟船谈恋爱。要爱上一个女孩要先天天亲近,先认识她,才会喜爱。DIY的精神也是这样,要先认识一艘船的内涵、脾气、跟她磨合,最后熟悉每一颗螺丝钉、每一个卡榫,到海上才知道如何操作。」

「他们造出第一艘船的时候,我想说:这太『噗咙共』了吧,这怎幺可能下水?有个团员做卡榫是用目测的,看一下,割一下,我心想你怎幺不先用尺量好再割,这群人要怎幺出海啊?」纪录片导演王威翔忍不住吐槽,但他也体会教授的深意,「你要自己去做,才知道失败的点。所有成功的经验都是从错误中学习,不用被限制一定要怎样做才对,你需要的才是最好的船。」

觉醒吧!岛民魂!

造船之前,教授先带学员回顾独木舟环岛最危险的海域:富贵角、王功渔港、大鹏湾、鹅銮鼻和清水断崖,做为训练準备课程。大学生朱磊是团队里的「太阳花保障名额」(因为参加学运缺席一天甄选,差点被踢掉),回想第一次从海上看清水断崖,「山是垂直的,完全看不到底,可以看见云,岩壁,我们在海上载浮载沉,才发现自己好渺小,只有亲眼看到才懂那种想哭的感动。」

我们是不是太常忘记台湾是一座岛?总被大陆思惟侷限,恐惧未来无路可走,却忽略转身便是一整片海阔天空。孩子会回答考卷上季风跟洋流的填充题,但到了海边却没有实际知识和技能保护自己。政府和学校过去推行的都是「恐水教育」,因为不知如何管理又怕出事,乾脆立个牌子全面禁止,堆满消波块让岛民与海洋越来越疏离。

「法律精神应该是负面表列,有讲不可以就是违法,没讲的就是合法。我们根据『海上游戏办法』跟新北市政府说想在淡水河划船出海,既然没有公告不行,按理我们就可以做。最后政府回

等体制完备不知何年何月,教授期许苏帆能一点一滴发散影响力,唤醒台湾人的岛民意识,这也是拍摄《梦想海洋》的初衷,不奢求社会立刻翻转,只希望能让海洋议题发酵,引起讨论。「你看连86岁的欧吉桑都能成功划清水断崖,为什幺要认为海很恐怖?如果以后社会能凝聚一个共识:12岁的岛民要去爬玉山、15岁要去游日月潭、18岁要划清水断崖、21岁要自己造一条船环游世界;让它变成人生必做的事情,跟吃饭一样理所当然,我就不用去跟法律冲撞,跟政府官员开缓不济急的公听会,只要大家都想这样做,法令自然而然就没有了。」

「拖鞋教授」的海洋梦:我们总被大陆思惟侷限,却忽略转身便是一

划向无悔的明天

团队出发前,教授总会凝视大海,这是团员怡臻印象深刻的画面;无独有偶这也是朱磊的记忆,「老师常常一个人站在岸上,全副武装穿好防寒衣跟帽子,我都会想说那应该很热,但他就是从头到尾站在那。他说过:只要有人在海里,他的眼睛就不会离开海域。」

岸上的守护者,目光深处其实埋藏椎心之痛。2008年,教授和儿子共同写了一篇文章〈来自海洋的陆地游子〉,几个月后,儿子在旧金山潜水出事的噩耗传来。「后来我回头看这篇文章,冥冥之中不就是我儿子的遗书吗?我从小到大都很顺遂,30岁五子登科,拿了个博士回来当系主任。这样的人生你会问自己:如果人生突然遇到打击,遭受得起吗?上帝就给了我全世界最大的打击。我曾经讲说,希望我一辈子不要有遗憾,结果给了我一辈子最大的遗憾。」那年,辰帆才29岁。

「我儿子比我还喜欢海洋,也许我是因为他才喜欢海洋也不一定。很多事他还没来得及做,他没做,我帮他做好了!」所以他带学生环岛、成立苏帆,推动一个接一个的计画,「因为这样,人生也就豁出去了。想到什幺事,就要赶快去做!谋事在人,成事在天,你没办法预测,所以一定要把握今天。」

这正是导演想传达给观众的讯息,「我想要说服一种人,他原本有某种动力,但屈就于现实。尤其是25到35岁这个族群,我们不知道还有多少时间可以突破,不知道失败了有多少时间复原,所以变得很胆小,不敢认真尝试。我希望看完这部片,能让大家燃起一些动力,放下一点包袱,去做想做到的事。」

此篇内容由美丽佳人官网提供,请参见:觉醒吧!岛民魂!拖鞋教授帆游世界的海洋梦,未经授权,请勿转载。

延伸阅读

曾经有我的街道#2 荷兰公园 Holland Park曾经有我的街道#1 英国的天气麦觉明,走在台湾脊梁上的人
推荐文章